详情

小村韵事

小村韵事

作者:八爪虫

暧昧香艳乡村

/Array

简介: 我叫李二狗,是信用社的讨债员,她欠了我钱,我摸到她家门口,却看到…… “老子凭本事借的钱,干嘛要还!”

徐大壮理直气壮,我被他这话噎得一时都忘了反驳,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般不要脸的。

要搁以前,他敢朝咱这么吼,早一巴掌呼他脸上去,但身份不同了,好歹是有工作的人,忍了。

我扫了他一眼:“徐大壮,你吼什么吼,你欠信用社钱你还有理了?这是国家的钱,不是你的,你以为这钱是能白借的?”

听我语气不善,刚还挺能的徐大壮缩了缩脖子,只是依旧不松口:“我就一农民,什么国家不国家的我不懂,反正就是没钱。”

“没钱?”我眯起眼睛,目光四处乱扫。这狗日的徐大壮,明明家里彩电冰箱一应俱全,兜里连现在最时髦的手机都配上了,还他娘的敢说自己没钱?

见我脸色阴沉,徐大壮到底是有些怕了,抬高声音就喊:“孩子他妈,李二狗这是不给我们活路了啊!”

话音刚落,好家伙,搁里头冲出来一两百多斤的胖女人,还没怎么着呢,径直就一屁股坐在了院子的地上,撒泼大哭起来:“这银行没天理啊,逼钱逼死人了!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干脆死了算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农村里头别的不多,泼妇我却是见得多了。

咱好歹也干了快三个月讨债员,什么风浪没见过,当下白眼一翻:“胖婶,都乡里乡亲的,谁不认识谁,你们家有没有钱我还能不清楚?我这是帮信用社要的钱,合理合法,你闹也没用。”

胖婶却是比徐大壮更凶悍,牙一咬,当下就把头发弄乱,然后刺啦一下把半边衣服都给撕了开来!

他娘的,见过横的,还真没见过这么豁得出去的!

霎时间,那堪比奶牛的凶器就这样白花花的露出了大半边,阳光下却是白得耀眼,胖婶尖声道:“信用社的人耍流氓了!大家快来看啊!”

随后连哭带吼:“李二狗你这天杀的东西,乡里乡亲的你为了钱跟我们过不去,你有种就来啊,你敢碰我一下我今天就不活了!”

妈的!这他娘是耍赖耍到底了?

我恨得牙痒痒,要是搁以前,这种难对付的货色我也懒得搭理,反正钱是银行的,能讨就讨,讨不来拉倒。

但现在却是不一样。

老子都他娘的快失业,被炒鱼了,这眼瞅着离月底也没几天,我还得拼命把业绩做起来才行!

想到这,我也不含糊,拿眼瞅了瞅胖婶的身子,等她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时,我才呲牙一笑:“我说胖婶,这春寒料峭的你这就不觉着冷?再说了,你瞅瞅外面可没少人探头往这边看,徐大壮我说你头上帽子都发绿光了,这你也能忍?”

“有什么啊,老娘还当众喂娃喝过奶呢。”胖婶气性挺大,不过见唬不住我,一旁她男人也是一脸黑锅,倒也没打算继续撒泼,蹒跚着起来穿了衣服,斜瞅了我一眼:“知道你二狗现在了不起了是银行的人,但乡里乡亲的你也别胳膊肘往外拐,我家就是个穷,穷的快揭不开锅了。管你谁来,都是一句话,一毛钱没有!”

话说完,胖婶猛地一扯一旁的男人徐大壮,头也不回的便进了屋,“嘭”的一声便把房门给关了个严实。

吃了一鼻子灰,灰头土脸的,我铁青着脸出了徐大壮的院子,外头还有不少看热闹的村民都在嘻嘻哈哈的笑,见我出来神色不善,便笑闹着一哄而散。

剔了剔牙,中午吃下肚的一大碗泡菜饭却是丁点油星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现在人模狗样,我他娘的上哪哭去?

以前整日游手好闲,反倒坑蒙拐骗的也没亏待了肚子,所到处也是人人给我几分面子。

现在上了班,嚯,听着局气,哥是银行的人!可是有用么?屁事不顶!

听说倒也是有人赚着了钱,毕竟是负责讨债的,银行不仅包了每月五百的基础工资,真讨着钱了听说还会给分个两成,这要是讨回十万块,那嘴皮翻翻可就是整整两万块的收入!

可惜我前后也就做了快三个多月,钱没见着多少,这半个月前开了个会,还说要把我这狗屁的部门给砍了!

乖乖,这可好歹是二三十人!虽说咱们这些人都只是挂靠,连银行里的临时工都不如,但再怎么说也是有些功劳的。这上头过意不去也怕我们会造反,便给了三个名额下来当做安抚,一个正式工,两个合同工,谁这个月底业绩最高,谁就能上位,人情面子统统不看,谁业绩高这位置就是谁的!

这一边是炒鱿鱼,一边是一步登天,这笔账自然是傻叉都会算!

为了这业绩,我也是红了眼,之前都是晃儿浪荡的,现在也整日整日的搁外面跑,只是这欠款哪里那么容易要,眼瞅快月底了都没做出几个业绩,这才急了眼打算来自己村子里碰碰运气。

只是显然,我这运气看来也不怎么好。

不过……这事也还不算完。

徐大壮借了银行三万块,但借钱的不止他这一家。还有村东头的徐屠夫和离得近些的俏寡妇刘燕。

我也搞不清这是个什么贷款,总之就知道是三家互保,每人都借了三万。这逾期都快两年了,除了刘寡妇家还了两万块外,剩下的七万却是一毛钱不见。

想到温吞水似的俏寡妇刘燕,我稍稍迟疑,随即眸子一厉。

娘的,好些年没见,人家认不认得你都是两说,想那么多干嘛,去了再说!

心思一定,我拔脚便走,刘寡妇既然还了两万,说不定就能还另外的一万块,按两成算也有差不多两千块,对现在穷得叮当响的我来说,无疑也是块大肥肉!

想到肥肉,脑子里霎时间又闪过胖婶刚才露出来的可怕凶器,又白又肥,也不知道摸上去……

我艹!二狗你他娘的是脑抽了吧,想女人想疯了,打住打住!

晃了晃脑袋,不敢再胡思乱想,紧着步子往刘寡妇家走。

说起这刘寡妇,倒也是个可怜人,原本是邻村的,也是农村里少有的读过书懂文化的人,加上盘靓条顺,要不是家里有个病恹恹的老爹拖累着,原也能嫁的挺好。后来嫁给了我们村的徐大力,也就是徐大壮的亲弟弟,虽不少人都说什么鲜花插在牛粪上,但再怎么着这徐大力也算踏实肯干,家里也有好几亩不错的农田,日子也是越过越好。

可惜好景不长,两年前徐大力干农活不小心被拖拉机拽到了车底下去,当时就给断了腿,虽马上送了医院,但钱没少花,命却没保住。留下刘寡妇带着十多岁的小女娃,那日子过的叫个苦。

当然,我自己都要吃不饱肚子了,自然不会吃了空的去管别人,再说了,这跟信用社借的钱,又哪里有不还的道理?

想到刘寡妇,我心里多少有些异样,但毕竟是工作,摇了摇头便没再多想。

一路去了刘寡妇家,她家搁村里也挺偏僻,隔远了就看到有些破败的院落,家里没个男人,连一些破了的石洞都没人给补。

我也懒得走正门,跨步从院落的缺口处走了进去,刚要扬声问问有没有人在家,抬头正好瞧见一个有些猥琐的身影,正趴在门缝里往屋内偷看着什么。

那不是村里出了名的无赖混子徐麻子么,没听说他跟刘寡妇有瓜葛啊,怎么会偷偷的躲在这?

虽我以前也算是混子,但对这徐麻子却是不大瞧的上眼。

这人没什么底线,偷蒙拐骗抢,什么能来钱就弄什么,而且不光在外头,在村子里头也是出了名的祸害。

我没急着吱声,徐麻子在正门那里,我这边是侧边,他一时间没能留意到我。

这王八蛋在看什么?好奇心起,就着有些破损的窗户,我也凑眼往里头张望了一下。

只是一眼,我脑子便是一片空白,傻愣愣的杵在了原地。

太阳这会还没下山,就看到屋里头的正中央热气腾腾,刘寡妇正关着门在家帮女儿洗澡。

我看的时候,刘寡妇的女儿徐妮刚洗完澡从澡盆里出来,背对着门,却恰好正对着我所在的窗户。

记忆里,那徐妮还是个流着鼻涕,跟我后边疯跑的野丫头。却不想有几年没见着,这小女孩都已经长成了个大姑娘。

十五六岁的年纪,虽说这两年日子清苦,正是女孩子发育的年纪难免有些营养不良,瞧着就是干巴巴的瘦。但到底是遗传了她妈的身段,一对小乳鸽发育的颇有些模样,让我看得也是一阵阵口干舌燥。

比起年纪还小的徐妮,她妈刘寡妇无疑更为诱人。

三十出头的年纪,正是一个女人甜得发腻熟透了的时候,虽说这两年日子可能不怎么好过,但那身段却看着反而越发婀娜,一身清凉的短打扮更极是吸人眼球。半弯着腰时,那一对沉甸甸的木瓜就仿佛要破衣而出。真正是丰乳肥臀,这会子被洗澡水打湿了的短衫紧紧贴在身上,却是比光着身子的徐妮,还看着更加让人血脉喷张。

瞧见刘寡妇弯下腰,那饱满浑圆的屁股正正对着我所在的方向,我不由呼吸一紧,浑身血液都往身子底下跑,下面鼓囊囊的更是胀痛的厉害。

“嘶……好痛,妈,你轻点。”里头的徐妮,忽地雪雪呼痛。

刘寡妇放轻了给女儿擦身子的动作,瞧了女儿身上一眼,眼圈微红,嘴里却忍不住的责备:“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就这么凶,还学着跟人打架了,忘了妈平时都是怎么跟你说的?”

“是她们先骂我的,她们还说,还说……”

“她们说什么了?”

徐妮红了眼,摇了摇头,倒是倔强的没把话说出来。

我一开始没注意,这会倒是注意到了些端倪,也难怪徐妮这么大个人还让她忙帮着洗澡,原来徐妮胳膊肘上都破了一大块皮,身上不少地方也青一块紫一块,看着就像是刚跟人打了架。

还真是跟小时候一样,野丫头一个。

我嘴角边不禁浮现起浅浅微笑,忽然又想起徐妮小时候挺小大人似的说自己喜欢我,长大了要嫁给我当老婆什么的,瞧着那一对挺有规模的白嫩乳鸽,心里一时间也是抓心挠肺的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这都多少年了,小孩儿过家家般的事,怕是早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就在我脑子里胡思乱想时,里头刘寡妇帮着徐妮穿了衣服,忽地说道:“以后少跟那些不相干的人说话,你今年都初三了,好好读书,妈就算再穷,也要供你读高中上大学。”

徐妮定定的看了刘寡妇一眼,抿着唇说:“妈,要不我不读书了,我……”

“不行!书一定得读!”

这声音大得连我都被吓了一跳,也知道自己说重了话,刘寡妇稳了稳心绪,朝着女儿勉强笑笑,放缓了语气道:“行了,别胡思乱想的。你先去看会书,我帮你洗澡也弄得一身水,趁着你的水先洗个澡再说。”

刘寡妇一挽袖子,说话间便已把贴身的短衫一脱,当着女儿的面也没什么好难为情的,直接便手脚麻利的又脱下了贴身内衣。

她脱衣服的时候背着门,却正好对着窗口,霎时间春光大泄,把那藏在衣服后面的美好,一丝不差的全都展露在了我的眼前。

在这刹那,我真正是目瞪口呆,这刘寡妇的身子,这也他娘的太好看了些!

三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女人最有风韵的时候,更别说刘寡妇年轻那会就是十里八乡有数的美人。现在生了娃,又被徐大力那货浇灌了那么多年,即便这两年没了滋润,但这身子却也早就熟的透了。

雾气蒸笼下,刘寡妇小麦色的剔透肌肤仿佛都在发光,如天鹅般优雅的脖颈下,一对颤巍巍的木瓜对抗着地心引力傲然挺立,再往下,便是倏然收窄的腰线,而刘寡妇的一双手,正搭在裤腰带上,正弯着腰准备脱掉身上最后的束缚。

“咕咚”一声,正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竟是好死不死的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谁!谁在外面!”刚脱下衣服的刘寡妇忙拿衣服挡住了要害。

我浑身一激灵,糟糕,这要被发现,我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就这时,小丫头徐妮却是有股子狠劲,三两步跑过去便把门“吱呀”一声给打了开来。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推荐
相关小说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