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哦小叶女贞三

哦小叶女贞三

作者:符号01

青春热血

/Array

简介: 女记者吕海波生死未卜。失去双腿的孤残青年杜诚信获得部分工伤赔偿款后他的家乡“见财起意”的泼皮和在金钱面前“人心变幻莫测”的恶人是如何折腾他的?他又是如何面对生活的?跟杜诚信同样失去双腿的王小龙命运如何?因职业病而成为植物人的沈志平能**成功吗?肖春皓和他的朋友王律师或合作或单独代理了几宗案子各有特点。肖家弟兄们化干戈为玉帛了吗?老五保董泽旺和姐姐董泽云、姐夫肖仁清生活如何?肖春皓与妻汪琪以及几位性格 肖春皓坐车时很精神,跟邻座上的黑非洲王律师漫无边际地诳闲篇,到了后半夜困意袭来,就合上眼睛打瞌睡。大巴在京珠高速路上以每小时80公里的时速昼夜不停地前进,大巴车需要加油,司乘人员和旅客需要进餐、需要入厕在服务区暂停一时除外。

肖春皓、王律师坐的这班深圳宝安区平湖镇车站发往湖北枣阳市汽车站的大巴,是枣阳四达公司的软座,不是卧铺,中午发车到第二天上午到达终点站。一般要坐十八、九个小时,人很疲乏。坐这样的车人吃亏,就是方便,中途不转车。坐火车往往不能随买票随走人。坐飞机票价高。所以为沈志平的案子来回跑了好多次,他们都选择了坐长途客车。肖春皓王律师想,“襄运”跑宝安观澜的长途客车是卧铺,不行下次就赶到襄樊乘车,这四达的软座车不换成卧铺,一坐就是近二十个小时实在辛苦。

两个座位连接一起,大巴车从中间一分为二边两排。春皓的座位挨车中间的过道,里边坐一位河南方城女孩。王律师坐的位置就在春皓一侧对面临车中间过道的位置,紧挨王律师座位上坐着一位豁牙露齿的乡下老头,身上散发着久未洗澡的汗臭味,熏得王律师不时捏鼻子,把头斜倾着尽量保持一段距离。王律师被汗臭熏得捏鼻子斜身子,无法入眠,便不时东张西望找人叙话,又找不到合适的人诳闲篇,就不时打扰同伴肖春皓,扰乱得肖春皓睡不安。

黑非洲小声喊:“肖哥,肖哥,你那样多的瞌睡?我操,你闻着美人的体香、怪不得早早地闭上了眼睛。我俩换换位置坐吧。”

睡眼朦胧的肖春皓勉强睁了睁眼睛,说:“你呀,苍蝇一样嗡嗡叫,存心不叫我休息!你刚才叽叽喳喳的什么鬼话?”

深夜里旅客们都悄悄地靠在位上睡了,只有高速行驶的客车不时发出不太大的颠簸声,车内只要有人说话就能传到前后排。王律师尽量压低声音,并把腿脚放到车中间过道上,把嘴尽量挨近春皓耳朵,黑暗中他猥琐地说:“我这边气味难闻,睡不着,挨着你的女郎我操够享受的,我俩换换位吧。”他把嘴贴上春皓耳朵悄声说:“还能用身体挨擦紧点儿,我操!”

肖春皓心里骂王律师下作的想法多,凭心说他一样不愿跟一个浑身散发着汗臭异味的脏兮兮的満脸枯皱的老头坐一起,但为了避免王律师在耳边苍蝇一样的嗡嗡叫,就说:“好吧,换换座位,看能把我熏死?”

王律师高兴地从他们位上站起来,一手扶着椅背。

春皓从他的位上站起来,可是有什么东西坠着他的屁股,他以为是衣服挂着了座位上的钉子,黑暗中伸出一只手去摸,一下子摸到一只光滑的小手,他的心咚咚跳,凭感觉判断,他知道那是紧挨着自己坐的河南方城女孩的手。他想,中午上车时见这女孩挺朴实,面色稍黑,充满青春朝气,整个下午讲话也不多,怎么一到黑辽就放荡起来?知人知面不知心,莫非这女孩是性服务大军中的一员?

春皓正在有点儿紧张地胡思乱想,只听方城女孩惊惧地说:“大哥,你不能走,就挨着我坐!”

肖春皓有点儿茫然,只好重又坐下来,屁股还没坐稳。就听方城女孩急急地说:“大哥,我要你给我做伴,不要你那个同事坐我身边。我怕。真的,我怕。”

黑非洲王律师半站不站地,低声说:“换位坐坐肖哥,你咋又坐那儿啦?哎呀,你真是个狼啊,一时半刻都离不了啦?”

肖春皓决定不跟黑非洲换位了。他有点儿感动。他想,要么方城女孩听到了王律师叽喳的什么臊话,要么通过大半天不多的交谈方城女孩对自己产生了信任感。跟一位不时散发着少女体香的女孩同位旅行,自然要比跟一个浑身散发着酸臭汗味、不讲卫生的乡下老人坐一起舒服。退一步讲就是成全黑非洲,狠着心拒绝方城女孩,春皓会很长时间感到对不起信任自己的方城女孩,良心上就落下了亏欠别人的污点。至于那黑非洲心里不快是小事,他自有办法打发他。他轻轻一笑,说:“王兄,我没换位就闻到了异味,不干啦,不换啦。”他当然不能说是方城女孩不让换。

王律师无可奈何地重新原位坐下,嘻笑着低声说:“狼啊,狼啊……”

黑非洲王律师嘴里狼啊、狼啊,闭眼睡不深的邻座旅客不知道这位黑人说的什么,肖春皓明白王律师是在说他是“色狼”,王律师是以开玩笑的口气表达他对同伴的妒意。

刚上车时春皓让王律师跟自己挨着坐,王律师见对面邻座上有一位靓女,还空一个座位,就赶紧离开春皓坐过去。春皓心里不乐意,也不好说什么。好景不长,离站不久靓女就到前排跟一个乡下老头换了座位,前排座位上有一位小伙子跟靓女认识,他们坐一起有说有笑好不欢快。这一来王律师傻了眼,心里叫苦不迭。

到了后半夜困得实在不行了,王律师这才跟大多数乘客一样,停止了胡思乱想,背靠座位椅背上睡去。

后半夜有些凉,河南方城女孩穿的比较单薄,靠在椅背上迷迷糊糊的睡梦中有意无意地把身子紧挨到肖春皓的身体取暖。随着大巴车一阵阵的颠簸,女孩温暖的身体不时撞击着肖春皓。有一阵子,方城女孩大概睡熟了,整个身体斜着歪躺在春皓右侧的臂膀上,肖春皓感到温暖,但他必须用力保持坐姿的平稳,他感到有些费力,又不好意思叫醒方城女孩,就这么局促地坚持一程又一程,直到方城女孩醒来坐直身子,但不久沉睡的方城女孩又把温暖而沉重的身子又斜压过来。

天渐亮,大巴车到了武汉,女孩睡醒了,把头和身子直起来,甜甜地望着左侧的同座旅伴,轻声说:“大哥,我让你辛苦了。你一定在心里骂我太没睡像,太自私。唉,我就怕坐不是卧铺的长途大巴,赶时间,没有选择,只好遇上啥车坐啥车。”

肖春皓困倦地笑笑说:“你睡得安稳一点,我睡得辛苦一点,仅此而已。哪一天在什么地方遇着跌倒路边的大哥,你扶一把就算回报了。”

方城女孩抿着嘴甜甜地笑,有些腼腆地说:“大哥,怕是没有那样的回报机会了。”

方城女孩是很“秀气”的那种少女。她告诉肖春皓,她的父母是农民,父母生了她和现在读小学五年级的妹妹。她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在东莞一家服装厂上班。她这是在外第三个年头了。以前过春节放假回家一次,现在不年不日的请假回去,是有急事。母亲在电话里说妹妹患了一种叫再生性障碍性贫血的大病,快不行了,让她赶紧回去看看妹妹,晚了就见不着妹妹了。电话里母亲还说,妹妹靠一周输一次血才能维持生命,家里本来就没有多少钱,借了一河滩债,再也借不到了,不能按时输血了,妹妹的生命就快完了。方城女孩这次回家除了带上她存的打工款,还向姐妹们借了一些,回去救妹妹的命。她不知道那种可怕的病需要多少钱才能治好,有什么验方、偏方、灵丹妙药能够让妹妹起死回生。方城女孩望着车外空蒙的长江暗然神伤。

早已睡醒的黑非洲王律师故意闭目假寐,一来养神——前半夜没睡,后半夜睡得不踏实——在车上咣里咣当的,又是坐着咋能睡好?二来偷听肖春皓跟那方城女孩如何狼狈为奸地调情。王律师吃不到酸葡萄给“耳朵”“犒作加餐”也成。他假睡偷听了半天也没有捕捉到要收听的内容,后来似乎那方城女孩声音极轻地只是说妹妹的病如何如何,他猛一下睁开眼扭过头对着坐在春皓里边靠车窗的方城女孩大声说:“这回,这回你妹妹的病有救啦!”

河南方城女孩扭过头看着不讨人喜的黑非洲,不明白春皓的同伴在说什么胡话。

王律师探过上身,贼一眼的眼睛不断地搜寻着女孩胸间薄衫里裹挟着的两座山峰,为了饱眼福他趔趄地站起来从上往下狠命地窃觑。看到后一边往回坐一边叹息着笑道:“哎呀我操,你不怕吃撑死?哎……肖哥,你还卖啥关子?你不是爱学雷锋吴天祥吗?小妹妹有难,正是你这医学家显本领的时候哇!你装个熊装?你的绝活使上出现奇迹,美名传扬还能大捞一把哩!”

河南方城女孩疑惑地望着身边的肖春皓,心想这两个湖北人是不是人们所说在公共汽车上一唱一和搞共同诈骗呢?但直觉告诉她,这位叫肖春皓的大哥一夜对她呵护有加,温文尔雅的,既不是色鬼、下三赖男人,也不像是骗子。她再细细瞧瞧肖春皓,心想这个湖北人相貌上不俗,白白净净的,像是一个文化人。但她想,那个黑胖子说他是医学家,……医学家怎么跟她这个初中毕业生的打工妹一样毫无选择地乘坐睡不安坐得腰酸腿肿的软座长途大巴呢?

河南方城女孩再次端详同座一眼就不再看了,把脸扭向车窗边,看车外清晨高速路边的空蒙山色,为即将谢世的、花一样的小学五年级学生、十一岁的妹妹伤心落泪。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推荐
相关小说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