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婚久方知情深

婚久方知情深

作者:颜辞

婚久方知情深唐音宁席修免费小说

182.87万字/连载中

简介:

结婚纪念日她抓到老公和小三偷情,震怒之下她也去找了牛郎一夜情!转眼间,牛郎成了云京市赫赫有名的席总裁,还想用一纸婚书与她合作。斗渣男,虐小三,这个男人分分钟把她宠上了天。结婚前:不能上我床。结婚后:禽兽,出尔反尔!说好的高冷霸道总裁,转眼间就成了恋妻忠犬。她敞开心扉想要与他共度余生,突然冒出来个女人说自己不过是个替代品......

精彩章节:

是啊,自己并不差,为什么偏偏就喜欢上了陈泊君呢?

或许是因为早读室热乎乎的早餐,因为下雨天的一把伞,又或者是痛经时候的暖宝宝,甚至自己毕业答辩结束后他那一抹赞许的微笑。

“我有点累,想洗澡休息一下。”昨晚的事情,唐音宁是一点都记不起来了,一想到自己居然和一个牛郎啪啪,她的第一反应不是觉得恶心,就是说不上来的情绪。

就像胸口堵着一股气,不上不下的怪难受。

杜若水以为她是心情不好影响了睡眠,立马帮着她准备换洗睡衣。

是真的没睡好,昨儿自己迷迷糊糊的,也不晓得那个人来了几次,今天浑身就像是散架一下,现在牛郎的业务水平真厉害。

唐音宁身心疲惫,洗了澡就没心没肺的睡下,杜若水差不多熬夜通宵,收拾了一下也回了卧室。

***

席修坐在床边,拿着礼盒,沉思片刻,这才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让人送衣服过来,给你十分钟。”

麻利的挂掉电话,他才伸手去拆开那个礼盒,表不错,但是自己随便一只表都是它的几倍。

席修并未扔掉这只表,因为这是那个人给他的,定要好好珍藏才是,就算是个五十块钱的表也会珍惜。

赫雷霆接了席修的电话,马不停蹄的让人直接送了一套高定西服去金辉酒店,连内裤都是崭新的!

席修洗漱完毕换上衣服,秘书宋辉早已经抱着一摞文件在门口等候了。

“席总,这是高晶公司拟好的合同,需要您签字。”

“这是雅丽公司的合作意向书,我已经做了摘录。”

“元康和百亚的报价表,其余高出标准的我已经退回了。”

席修的手指在文件上翻阅着,一目十行。

“这份报价不行,回绝!”

“雅丽公司规模太小,没有必要合作。”

从下楼到坐上车,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席修已经看完来了宋辉递过来的五六份文件,还很果决的做出了决定。

“还有吗?”席修坐在车里,揉了揉太阳穴,这才疲累的问道。

宋辉很少看见BOSS怎么劳累的状态,愣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圣阳公司的总经理陈先生,希望这周可以预约一下时间,拜访您。”

“不见!”席修想也没想的就回绝了,片刻,不等宋辉反应过来,问道,“你说圣阳?”

“是的,圣阳的陈先生。”宋辉拿着笔还未划掉手上行程表的选项,怕席修改变主意,立马停顿下来。

“好,就安排在明天下午吧。”席修的冰块脸,此刻透出几分兴趣,冰冷的黑眸就像是一只猎豹,等着送上门来的美食。

宋辉点点头,在行程表上画上一个勾,写上了“PM2:00”

兰博基尼一路畅行,转眼已经停在了华云大厦楼下,席修的皮鞋踩在纤尘不染的大理石板上,发出了声响。

过了安检门,宋辉赶紧上前去刷工作卡,席修走进专用电梯里,这才开口道,“打电话让赫雷霆给我过来。”

“是。”宋辉点头应下,下意识伸手已经去拿了手机,除了电梯门,自然有助理上前来服务。

席修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宋辉这才拨打了赫雷霆的电话。

“嘟——-嘟——-嘟——大早上的,什么事啊?”赫雷霆很不耐烦的吼道。

站在电话这端的宋辉都感觉到那凶悍的怒气,咽了咽口水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赫总,席总让您这会儿来华云。”

“好的我知道了,我,什么?这会儿让我去华云?”赫雷霆的语调从不耐烦变成了诧异,最后直接变成了谄媚,“小辉辉,你家席总找我干什么?我不是准备让人给他送了衣服?连裤衩都是新的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宋辉听着赫雷霆这话,忍住了笑意,故意板着脸这才回道。

“好,我马上过来!”赫雷霆自然晓得席修的脾气,忙不迭应下就挂了电话。

席修坐在电脑前,修长的手指滑动着鼠标,屏幕里是一份很细致的资料,而这个资料的主人公,就是把席修当做鸭子的唐音宁。

“音宁。”席修喃喃的念了一声唐音宁的名字,这温柔的语气就算是清泉流水般沁人心脾。

不过半个小时,赫雷霆红色拉风的玛萨拉蒂就停在华云大厦的楼下,他一边朝里面走去,一边收拾自己的衣服,身后跟着美女秘书Lisa,曼妙身材被黑色工作服包裹着,却更显风情万种。

赫雷霆没有敲门,就直接走进来席修的办公室,穿着骚粉色西服大咧咧在会客沙发上一趟,这才不情不愿的说道,“席大总裁,你不和你的妞睡觉,这么早把我叫过来干什么?”

“你查我?”席修按下息屏,这才望着赫雷霆不悦道。

“哪敢啊,我才没那个闲情查你呢,您老人家一去金辉,那前台的电话直接打到老板那里去了,张文州那老头,大半夜赶紧给我打了个电话。”赫雷霆说起这事儿就来气,大晚上八九点的,自己刚和泡到手的美女共度春宵,一个电话,差点吓着自己阳痿。

“嗯。”席修听了这才,才冷漠回道。

既然说到这事儿了,赫雷霆的八卦之火立马熊熊燃烧了起来,他一头跃起,走到席修对面,这才好奇的问道,“那个妞是什么人啊?你不是不近女色吗?怎么一回国就带着人家妞去开房了?”

“你别管。”席修听见这句评价,不免思虑,自己不近女色吗?现如今看起来,倒是不尽然,昨晚那个小妖精,可是让自己大饱口福呢。

赫雷霆撇撇嘴,不情愿道,“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我眼巴巴跑过来,你什么都不说。”

“我之前让你查的唐音宁她男朋友是圣阳的陈泊君,这个人怎么样?人品,性格,能力,给我说说。”席修的那份资料上只有唐音宁的详细消息,就连喜好也在上面,不过至于别的人嘛,大多都是一概而过。

七月酷暑,毒辣的太阳烘烤着油柏路,街边葱葱郁郁的梧桐树都没有了精神。

唐音宁面带笑意,手上拿着礼盒,里面是她送给陈泊君结婚三周年的礼物,劳力士Sky-Dweller手表。

价值五万的手表的确不错,外围钢圈由白金铸造而成,里面的指针更是精确到毫秒,花了唐音宁花店小半年的收益,但是她觉得值。

为了给自己的花店进货,唐音宁亲自飞了一趟江宜市的鲜花苗圃,昏天黑地忙碌快一周。

但想要陈泊君一个惊喜,她仍旧赶最早的飞机回来,就是想要陪他过这个属于两人的节日。

她满心欢喜,穿着一件米白色的连衣裙,走进小区上了电梯,幸福到觉得自己周围都在冒粉色的小泡泡。

唐音宁一手抱着礼盒,一手拿着钥匙,“哒”,轻轻一声,房门就被她推开了。

客厅里面没有人,但是却有一股陌生的香水味,这让她不由的警惕起来,来不及换拖鞋,把礼盒放在茶几上,就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脚步刚挺在书房门口,就听见斜对面的卧室里面传出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

“老公,我都在你家住两三天了,心里怪不安的,咱们还是回我的房子里去吧。“女子的声音很是温柔,带着一丝的稚嫩。

“等两天,那黄脸婆反正过几天才回来呢,我已经让秘书给你买房子了。”陈泊君一手揽过女子的细腰,在她的小嘴上轻啄一口,这才笑着说道,声音也是一水儿的温柔。

唐音宁呆呆的站在那儿,一双手此刻不知如何安放,眼中的泪水早就如同决堤。

黄脸婆?是说自己吗?

屋子里面的两人丝毫没有察觉到外面有人,交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老公,你要给我买房子啦,你真好,我倒是觉得这个房子还挺不错的,装修风格我蛮喜欢的呢!”

“喜欢就好,以后我让设计师给咱们的新房也这样装修。”

“最爱老公了~~~啵~~~”

听着里面两个人一口一个老公的,唐音宁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那扇卧室门,你叫他老公,那我是什么?这对狗男女都要都要买房同居了,自己居然还被蒙在鼓里。

不过是半开半掩的一扇门,在唐音宁的心里却是根本没有勇气去推开。

里面更是传出两人嬉闹的情话,一句更比一句露骨,唐音宁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颤抖着双手,从包里拿出手机,想要拍下这一幕。

陈泊君居然这样恶心自己,那自己也不能让他好过,难为她此情此景居然还能尚存一丝理智和冷静,或者是多年注会的工作修养。

纪浅偎依在陈泊君的怀里,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取悦身边的这个男人。

“等我毕业了就去你的公司上班好不好?我给你当秘书!”纪浅娇滴滴问道。

陈泊君被取悦,闭上眼睛含糊的应了一声,“好。”

纪浅得了陈泊君这话,更加卖力讨好。

唐音宁再也忍不住了,她调好手机的摄像功能,一把推开门对着床上那对恶心男女拍了几张照片。

刺眼的闪光灯伴随着拍照时手机发出来的“咔擦”声,让陈泊君一下子反应过来,伸手拿着床边的枕头就朝着唐音宁的身上砸去。

枕头砸在了唐音宁的身上,手机也摔落在地上,屏幕碎成一片。

“音宁,你这是干什么?”陈泊君看清床边站着的人,这才怒吼道,眼中的羞愤根本挡不住。

即便他不爱她了,可是并不代表他想在她的面前如此狼狈。

“你有本事偷情没本事让我看吗?”唐音宁的眼泪簌簌落下,声音颤抖哽咽,情绪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你在胡说什么?”陈泊君顺手扯过浴袍裹在身上,这才从床上下来,走上前伸手想要去拉唐音宁的胳膊。

唐音宁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立马弹跳开,用鄙夷的眼神望着陈泊君,这才说道,“别碰我,恶心!”

陈泊君抬起的手,就这么停在了空气,气氛一时间变得很是尴尬。

“唐姐姐,我和泊君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我们吧。”纪浅娇滴滴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沉静,她已经穿上了唐音宁的真丝睡袍,将自己曼妙的身材包裹的曼妙玲珑。

唐音宁看着自己的睡袍穿在纪浅的身上,再看看自己最大的床也被这对狗男女睡过了,地上还有用完的避孕套,这一切让她恶心。

胃里翻江倒海,却是吐不出来什么东西。

这个陌生的女人,的确长得很漂亮,身上带着一种勾人的狐媚劲儿,但这不是她勾引别人老公的理由。

“穿我穿过的衣服,睡我睡过的男人,小姑娘还感觉挺美的吧?”唐音宁忍住恶心,目光直直的落在了纪浅的身上,眼泪早就停住了,为了这样的男人,真是不值得。

“音宁,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陈泊君有些慌乱了,唐音宁这个冷静的样子很是可怕。

陈泊君宁愿看她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的把戏。

“不用给我解释,给婆婆解释吧,开门之前我已经给她发了短信。”

唐音宁冷眼看着陈泊君,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才继续说道,“给你们十分钟收拾好去客厅,我去拟离婚合同。”

说完这话,唐音宁头也不回的摔门走了出去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她在双腿发软的靠在墙上大口呼吸,只觉得再多呆一秒,自己就要窒息。

她脚步轻浮,一点一点的走到客厅去,瘫坐在沙发上,看着那精美包装的礼盒,此刻就像是个笑话。

唐音宁拿起礼盒还没有来得及扔到地上,就听见开门的锁声,她赶紧慌乱的拿着胳膊蹭掉眼泪,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转身对门口走进来的陈兰喊了一声,“婆婆,您来了!”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推荐
相关小说
加载中...